2021年10月12日 星期二

【洗車工祕密基地】姜泰宇/洗車場的分手擂台


閱讀讓生活永遠不無聊。【大田出版編輯病】與喜歡閱讀的朋友結好緣,一同激盪出不同靈感,做出更多好書。 【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】提供潛力股報導,及分析台股、大盤趨勢、個股漲跌。讓你掌握股市,貼近台股趨勢!
★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u值媒  udn部落格  
 
2021/10/12 第5043期
 
精彩內容
 
今日繽紛 【洗車工祕密基地】姜泰宇/洗車場的分手擂台
心情札記 劉洪貞/一支麥芽糖
【青春名人堂】黑糖/假日也是進修日
 
 
 
今日繽紛
 
【洗車工祕密基地】姜泰宇/洗車場的分手擂台
姜泰宇/聯合報

大嗓門羅哥

那個客人一頭金髮,穿著緊身的皮褲,車子改得很瞎趴。也許是天生的大嗓門,第一次來店裡的時候,車頭直直「督」進來,走路左搖右擺,咬著一根電子菸,嘴巴噴出來的氣體,好像早年綜藝節目,舞群出場時候的乾冰。

「洗車有空嗎?」嗓門真的很大。

這位一直要我們叫他「羅哥」的客人,年紀還小我五歲,每次來都要在洗車區外頭兩步的地方蹲著玩手機,也不看我們施工,也不離遠一些避免洗車水花噴濺,每次就在那個位置蹲著。但最好的地方是,從第一次消費之後,每次預約過來,沒有多久就會有外送飲料,而且店內如果三個人,必定有四杯,兩個人就會有三杯。

有次我很疑惑地問他,羅哥,怎麼每次飲料都會多一杯?羅哥笑笑地看著我,嗓門還是很大:「誰知道有沒有其他客人在,你們喝他沒有,歹勢啦。」

通常這多的一杯飲料很快會被同事們喝掉,羅哥嗓門雖大,感覺很囂張,但事實上是個很海派很有趣的客人,這不單純因為每次喝他的飲料嘴軟,而是他始終對我們有一種堅定的信任,甚至還會在電話那頭對著自己的朋友,大聲嚷嚷說自己正在全北部最好的洗車場洗車。

每次施工結束,拿工單給他簽名交車的時候,我都會皺眉頭。明明是羅哥,他簽的字總是很奇怪,好像是一個「李」字。基於客戶隱私,這部分我倒沒有多問。

副駕駛座有人

偶爾羅哥來,不會蹲在那個習慣的位置,那一天我就發現了,副駕駛座有人,是個女生。有女生陪羅哥來洗車那次,羅哥就在附近的便利商店坐,直到施工完成、撥打電話才回來。即便如此,那飲料還是沒有缺過。奇怪的是,只要跟著女生一起來,羅哥的嗓門立刻就封印了一半,而且堅決不承認飲料是他買的,那個噴來噴去的煙霧也消失了。

我們熟悉的羅哥在那一刻也消失了,變成一個說話輕聲細語、彬彬有禮的羅哥,走之前竟然還會跟我們說謝謝。以前羅哥開車離開,基本上都是三字經外帶一堆嫌棄我們速度太慢、說我們車子洗成這樣賠錢賠死活該,這些有的沒的風涼話,聽起來雖然難聽,但是對我們來說,反而可愛得不得了。我們喜歡本來的羅哥,大家一致通過。

那一次,羅哥來洗車,跟著一起來的女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摔門就走,他在店門口拚命拉扯那女孩,低聲下氣,一頭金髮在這個時候好像河水一樣,反射出閃閃金光。客人的私事不是我們的事,但眼角餘光還是可以看到,一路往便利商店走去,羅哥好像都要跪下來道歉了。真沒想到羅哥也有這一面。回來之後女生好像消氣了,羅哥一邊又哄又笑,一邊給我們打眼色,我靈機一動,把多的那杯手搖杯遞過去。那女生接過飲料,一臉不好意思,但是終於笑了。雖然有點小尷尬,但最終還是沒有變成真正的「分手擂台」,真是萬幸。

很久之後,無意間跟羅哥聊到,才知道那次女生會這麼生氣,是因為羅哥借錢給朋友,而且「又」拿不回來。

「其實吼,我每次買飲料她都知道啦,我這個人就是這樣。」羅哥笑笑地說。我說,這女孩真的不錯,要珍惜。羅哥罵了一聲,在工單上簽名。藉此機會,我問他,為什麼你不簽「羅」?

羅?為什麼?我叫作李羅戈,姓李啊。

原來,他不是囂張要我們叫他哥,而是親暱地要我們叫他名字啊,哈哈哈。

 
 
 
心情札記
 
劉洪貞/一支麥芽糖
劉洪貞/聯合報
市場口的轉角處,有一群人圍著一個小攤子。好奇的我也上前瞄一下,發現機車後座放著一個不鏽鋼箱子、外掛中型竹籤。箱裡有黃澄澄的麥芽糖,還有圓形(甜)、方形(鹹)兩種餅乾,以及一盒花生粉。

或許在台北很難看到這樣的古早小吃,引來眾人圍觀。有位阿嬤牽著兩個四、五歲大的孫子,表示要買兩支麥芽糖。年約六十出頭、戴著雪白口罩的老闆,洗手擦乾後戴上手套,先捏一些麥芽糖纏繞竹籤上,再把兩片同口味的餅乾貼在兩邊,大功告成。小朋友拿在手上,先是左看右看,接著喀一聲咬下,那份喜悅和滿足,全寫在臉上。

一個坐輪椅的阿公,右手指著小朋友手上的麥芽糖,口水從嘴角兩邊流下。身旁的看護一邊幫他擦口水,一邊問他想吃嗎?他猛點頭,但是咿咿呀呀說不出要什麼口味。老闆彎下腰,拿著不同的餅乾讓他選。當阿公接過,拉下口罩,露出了稚子般的憨笑。

我一口氣買十支原味的,老闆以為我是為了省錢,特別提醒:「貼餅乾或沾花生粉加不了多少錢,但是超好吃。」我微微一笑。

其實,會買原味的,不是我想吃,是它讓我想起物資缺乏的年代,我身上背著小弟,兩手牽著妹妹,在禾埕上舔麥芽糖的情景。那年頭有個牙膏殼或空罐子,媽媽都要我收好,等哪天收破銅爛鐵的阿伯來,就拿一個去換一支麥芽糖,讓兄弟姊妹輪流舔一下,嘗嘗味道。

記得阿伯交換時看到我們姊弟六人一字排開,先猶豫了一下,然後遞給我兩支。我曾問他,我只給一個罐子,怎麼給兩支呢?是否弄錯了?阿伯看看我,沒說什麼。後來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媽媽,她紅著眼眶說:「多的一支是阿伯的慈悲。」從此這句話就嵌在我心坎。

長大後,愛旅遊的我,曾經在不同的地方看到類似情景。每一回我都會請老闆給現場孩子每人一支,讓他們甜甜心,而看到他們笑了,我也會跟著笑。

那天也是如此,我把麥芽糖分享給身邊的朋友們,看他們開心的甜模樣,我又回到童年,再一次感受阿伯的慈悲。

【青春名人堂】黑糖/假日也是進修日
黑糖/聯合報
這學期開始,我在周末開課了,因為班上的學生都是平時要工作,必須利用假日來上課的在職生。儘管大夥兒來自不同職場,擁有不同資歷,但都帶著相似的期許,重新踏進校園,並對嶄新的碩士生涯充滿熱情。開學第一堂課,我藉由點名一一認識大家,同時也想知道他們就讀在職碩士班的原因。

「我想在這裡找到可以一起創作的夥伴。」一位自稱明年就能領老人年金的女同學這樣說。

「我在職場快被榨乾了,就像一塊要死不活的乾枯海綿,需要來學校補水充電。」一位看起來長期睡眠不足的男同學回答。

「現在好像不太流行念研究所,所以我覺得是該換我來讀的時候了。」一位眼神發亮的同學笑著如此說。

沒錯,過去碩博士學位炙手可熱,就連在職專班也興盛一時,於是各大學府紛紛針對上班族開設碩士班、MBA、EMBA,甚至連DBA博士班都有。讓許多職場人士在下班後能繼續提升學歷,以增加職場升遷和加薪的機會。不過潮流過去,少子化帶給大專院校營運挑戰的同時,社會觀念也產生變化,高學歷的取得不再具有珍稀性、可立即變現的價值。此外,學術圈名額少,但每年產出的博士多,僧多粥少,在取得高學歷要付出高成本、高代價的現實落差加劇下,碩博班的需求瞬間緊縮,許多院所正面臨減招和停招的殘酷考驗。

「所以到底為什麼你們還要來學校念書呢?」我問。

「活到老學到老囉。」一位一開始就表明偶爾需要帶外孫女一起上課(當保母)的資深編劇阿嬤這樣回答。

沒錯,活到老學到老。沒想到這麼老掉牙的「金句」,用在此刻真是再貼切不過。讀書不為功名、不求利祿,真心想充實、圓滿個人的專業和心靈需求,甚至給自己一個新生活、新視野,重返校園,做個可以盡情學習的學生。儘管連工作之餘的周末假日都不得閒,但人生難得幾次可以有如此沉澱和醞釀的契機,將自己全部放空,再慢慢裝滿。這樣的決心、勇氣、毅力,是我敬佩在職學生的原因。

既然大家這麼認真地把假日當作進修日了,我也只能厚著臉皮和家中妻小告假,犧牲一點家庭時光,和這些資深學生們一起教學相長了。

●黑糖,本名黃嘉俊,紀錄片導演,台灣藝術大學客座助理教授。

 
 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 
麗江玉龍雪山 走進神祕的第三國度——雲杉坪
「雲杉坪」是在玉龍雪山東麓的一座大草坪。整座大草坪被羣山和原始雲杉林環繞,景色相當美麗,所以才會有「雲杉坪」之名。這裡是出名的納西族神話中「第三國度」的入口,據說情侶在這裡殉情之後就會雙雙進到「第三國度」的天堂裡去。

你有囤積疲勞的壞習慣嗎?身體疲累者的共通現象
再怎麼睡、再怎麼休息,身體還是覺得好累;去健身房運動或請人指壓按摩後,身體雖然比較舒服,但沒過多久又覺得某些部位開始僵硬痠痛。這些現象表示,你總在不知不覺間一直過著讓身體囤積疲勞的生活。
 
 
 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