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

單親爸爸的聯絡簿

聯副電子報
【聯安醫週刊】提供健康新知、飲食營養等內容,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和大家輕鬆聊健康,落實生活中的健康美學。 網路時代,部落格是最佳發聲的平台。從【部落客名嘴】電子報非大眾媒體的角度,看個人媒體如何發揮影響力!
★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u值媒  udn部落格  
2020/05/23 第6699期  訂閱/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

人文薈萃 【單親爸爸手記】胡川安/單親爸爸的聯絡簿
【生活點滴】黃春菊/春天在我家
【思念之情】張益寧/一顆蘋果的懷想

  人文薈萃

【單親爸爸手記】胡川安/單親爸爸的聯絡簿
胡川安/聯合報
圖/陳佳蕙

經常有機會上不同的媒體,有時候上廣播,有時候上電視。前陣子接受公視專訪,節目介紹我除了是一個大學教授,同時也是作家、華文朗讀節的策展人,之前擔任過新媒體的主編;另外還有個較特殊的工作,是管理一個基金會,有一百多位員工、兩百多個喜憨兒要照顧,堪稱斜槓青年的代表。

除此之外,我也是一個每天要看兒子聯絡簿的單親爸爸。

平常在聯絡簿上,老師經常寫的就是孩子的健康和學習狀況。有時會分享幼稚園的生活點滴,像是春天到了,去年小朋友種下去的蔥今年已經可以收成,中午剛好幫小朋友加菜,順便讓小朋友學煎洋蔥蛋。

發生什麼有趣的事,老師也會透過聯絡簿,在親師聯絡事項上寫著:「上午,有個大班的孩子跟Emma老師說昨天晚上在電視上看到大富的爸爸。」由於上班的時間很彈性,每天我會接送小朋友上、下課,但因為不用到辦公室,穿著也就很隨便。一想到有家長因為看了電視而認出我,那往後可不能再穿著拖鞋、蓬頭垢面地去接小犬了。

話說回來,有時候我因寫作習慣一直抓頭髮,頭髮亂翹的模樣看起來可能像個怪人,對比上電視時西裝筆挺、有化妝修飾的樣子,不免有些差距。

前陣子老師又分享了一個小朋友在學校的故事,聯絡簿上寫著讀完繪本之後,老師們要同學分享一下家庭生活的狀況,小犬舉手說:「我都沒有跟爸爸頂嘴喔!」

回家後我看了聯絡簿,問小犬:「平常你都沒有跟爸爸頂嘴嗎?」「什麼是頂嘴?」「就是我說一句,你回一句或好幾句!」「那不是頂嘴,是鬥嘴鼓啦!」

原來是定義不同,小犬覺得平常跟我在家裡回應的那些話都是鬥嘴鼓。母親節前夕,學校開始分享一些與母親相關的話題,小犬的媽媽到國外去了,每天會與他視訊通電話,平常的生活起居則由我照顧,老師得知後在聯絡簿上寫下:「辛苦了!」

現在有不少家庭由爸爸或媽媽單獨負責照顧小朋友的生活起居,平常除了親戚朋友偶爾可以幫忙照顧外,從學校、社會到我們的文化都要關注單親的家庭,一個親切的問候,一個友善的支持,小小的關懷,讓多元型態的家庭都能在愛之中長大。


【生活點滴】黃春菊/春天在我家
黃春菊/聯合報
朋友LINE來木棉花開的照片,我回以家中院子的照片,他傳來表示吃驚的貼圖。

十多年前,喜愛拈花惹草的我向外子提議將老舊的大廚房拆掉,他佯裝發怒:「乾脆把整棟房子拆掉讓妳種花好了!」我嘻皮笑臉地回:「哇,那更好啊!」拗不過我多次遊說,大廚房拆了。

原先的院子是一字型走道,為了有曲徑通幽的意境,將走道改成S型,在院子中間布置魚池,魚池上方有一拱門,支架上的鏤空縫隙,我種下許多蝴蝶蘭,四周再布置大型具層次的花槽。一旁山蘇的孢子悄悄播種在蘭花的水苔上,一段時日後竟恣意長成超級吸睛的綠色拱門了。

該年初冬朋友想來參觀,我說:「不行!等明年三月再請妳來喝下午茶。」仲春,當她踏入我家院子,不斷發出讚嘆:「好漂亮的花園喔!」我一臉得意,說:「就是要等到春天來了,百花盛開才有看頭啊。」她說:「就算沒有這些花朵點綴,也是一片綠意盎然!」這時一對白頭翁在牆邊一整排唐竹叢的梢頭跳躍,啁啾鳴叫,宛如和我們呼應呢。

初春時節,各款花草陸續上市,我將三色堇、美女櫻、瑪格麗特、藍眼菊等多種花卉請回家,將它們安種在最適合的位置。前幾天,抬頭望向種在院子一隅的吉野櫻早已光禿禿的枝椏上有點點花苞,細看竟有三朵櫻花迫不及待地探出頭,告訴我們「春來了」。驚喜的我趕緊拍下上傳到家庭群組,早出晚歸的家人都熱烈回應,所以我家院子的植栽成長動靜也是凝聚家庭成員感情的方式之一啊。

眼看花草子子孫孫繁衍陣容愈來愈浩大,原本只觀賞的外子樂得攬起澆水拔草剪枯葉的任務,而且樂此不疲。昨天他興起拿起手機拍下院子裡的繁花錦簇,傳到家庭群組上,孩子們搞笑回應:「這是誰家的後花園啊?」我也轉發給愛花成癡的友人,分享我家那口子引以為傲的美照呢。


【思念之情】張益寧/一顆蘋果的懷想
張益寧/聯合報
日前訂了一批蘋果,開箱的一瞬間,便知道果真是好貨。靠在箱子旁,一陣陣撲鼻的果香讓我再三深呼吸。

小時候常感冒,擔任保母的曾祖母循著傳統道教信仰,帶我至主祀關聖帝君的玉里協天宮給關帝君做「契女」,希望神明保佑我平安長大。每年她都會帶我回到廟裡「換絭」,象徵「契神」隨身保佑。

五歲那年,曾祖母帶我完成「換絭」,欲從玉里搭火車返回池上。在玉里站前廣場的水果攤,我被果皮紅咚咚、散發著陣陣香氣的大紅蘋果吸引住,一點都不想繼續移動腳步,央求曾祖母購買。

懵懂無知的我真是「吃米不知米價」。民國六○年代的幣值高、物質不如現在豐富,一顆大紅五爪蘋果的價錢,可買不少菜讓家人共享,而我卻想要吃不飽的蘋果,可真為難了大人。

基於疼愛曾孫女,曾祖母依然從她傳統客家衫的口袋取出錢,為我買下這高價的舶來品。「掏錢都掏出一身汗了。」返家後她笑著敘說。這樁事也成為家人話舊時的談資,說明一向勤勞節儉的曾祖母多麼疼愛我。

不知道是否「神力加持」,我愈來愈懂得體恤大人,也因此獲得曾祖母稱讚,說我跟著她外出,不吵不鬧最乖了。如今想起先祖從苗栗翻山越嶺到東部謀生,胼手胝足、篳路藍縷墾荒種地。竹筍、香蕉,重擔兩肩挑,一步一步從山上、涉水越過溪床到街上或鄰近鄉鎮販售,一角一元辛苦地攢積,生存是如此不易。

每當路過蘋果的攤位,凡有香味的都會引我駐足聞個三、五秒。那顆讓曾祖母流汗的蘋果早已被我「供奉」在記憶裡,香氣則流轉在一老一小曾經相處的漫漫時光之中。
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